和珅
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和绅一般指和珅
和珅(1750年5月28日—1799年2月22日),钮祜禄氏,原名善保,字致斋,自号嘉乐堂十笏园绿野亭主人,满洲正红旗二甲喇人,清朝乾隆年间的官员、商人。
和珅初为官时,精明强干,为官清廉,通过李侍尧案巩固自己的地位。乾隆帝对其宠信有加,并将幼女十公主嫁给和珅长子丰绅殷德,使和珅不仅大权在握,而且成为皇亲国戚。随着权力的成长,他的私欲也日益膨胀,利用职务之便,结党营私,聚敛钱财,打击政敌。此外,和珅还亲自经营工商业,开设当铺七十五间,设大小银号三百多间,且与英国东印度公司广东十三行有商业往来。
和珅曾担任和兼任清朝数十个官职,封一等忠襄公和文华殿大学士,其职务主要包括内阁首席大学士、领班军机大臣吏部尚书、户部尚书、刑部尚书、理藩院尚书,还兼任内务府总管翰林院掌院学士、《四库全书》总纂官、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等数十个清朝中央政府的关键要。嘉庆四年(1799年),嘉庆帝即下旨将和珅革职下狱。和珅所聚敛的财富,约值八亿两至十一亿两白银,所拥有的黄金和白银加上其他古玩、珍宝,超过了清朝政府十五年142p图片财政收入的总和。乾隆帝死后十五天,嘉庆帝赐和珅自尽。[1]
142p图片
中文名
钮祜禄·和珅
别 名
善保,致斋
国 籍
清朝
民 族
满族
出生地
北京西城驴肉胡同
出生日期
1750年
逝世日期
1799年
职 业
官员、商人
主要成就
紫光阁功臣[1]
代表作品
《嘉乐堂诗集》
享 年
49岁
封 爵
一等忠襄公

人物生平 编辑

贫困起家

和珅 和珅
乾隆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(公元1750年7月1日),和珅出生在福建副都统常保家中,三岁时母亲因难产而去世,临终时产下弟弟和琳,父亲常保在和珅九岁时亦因病去世,幸得一位老家丁和父亲的一位偏房保护和珅、和琳两兄弟才能免于被赶出家门。和珅后考上咸安宫,和珅精通满、汉、蒙、藏四种语言,更通读四书五经。更得老师吴省钦吴省兰喜爱。[3]
乾隆三十三年(公元1768年),18岁的和珅娶直隶总督冯英廉之孙女冯氏
和珅于乾隆三十四年(公元1769年)踏上仕途,[4] 参加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己丑年科举,但名落孙山。他以文生员承袭三等轻车都尉。乾隆三十七年(1772年),22岁,十月,被授三等侍卫。乾隆三十八年(1773年),23岁的和珅由于在乾隆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学。终于做了乾隆的仪仗队的侍从。[5]

仕途顺风

乾隆三十八年(1773年),23岁时的和珅就任管库大臣,管理布库,他从这份工作中学习到如何理财,他勤朴地管理布库,令布的存量大增,这些使他他得到乾隆的赏识。
乾隆四十年(1775年),和珅擢为乾清门御前侍卫,兼副都统。十一月再升为御前侍卫,并任命正蓝旗副都统。
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正月,任命户部侍郎,三月任命军机大臣,四月,任命总管内务府大臣。[6]

为官清廉

  • 安明案
和珅就任侍郎后,有位叫安明的笔帖式送礼给和珅,希望能够升为司务,所以向和珅贿赂。和珅起初清廉为官,当然不会接受贿赂,但他向安明保证会向尚书丰升额提拔安明。这令安明十分高兴,所以安明对和珅百般依顺,和珅便向丰升额保举安明就任司务。安明任司务后立即送了一颗玉给和珅,和珅婉拒不收,五日后,安明收到老家的信,说安明父亲已经离世,叫安明回家奔丧。按清朝体制,父母过世,要回家守三年丧,这安明刚升职,不想回家守丧,所以就隐瞒下来。但被尚书丰升额查出,丰升额联同权臣永贵一同弹劾和珅包庇安明,不料和珅早就从永贵之子伊江阿得到消息,连忙写了两份奏折,一份送交军机处,一份自己留下来。次日,永贵上奏指和珅包庇安明,和珅立刻上奏折指出安明不回家奔丧,是为不孝。自己失察,亦应处罚。永贵大惊,忙指责和珅徇私舞弊,弃属下于不顾,有违人伦,理应处罚。乾隆帝说自己已收到军机处呈交和珅弹劾安明的奏折,证明和珅并不是蓄意包庇安明,故乾隆认为和珅被安明蒙蔽,将安明凌迟处死,全家籍没,而和珅则因失察降两级留用。和珅这次得罪了当朝权臣永贵令和珅的仕途蒙上阴影。[7]
  • 督办贪案
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正月,海宁揭发大学士兼云贵总督李侍尧涉嫌贪污,乾隆下御旨命刑部侍郎喀宁阿、和珅和钱沣远赴云南查办李侍尧。起初毫无进展,后来和珅拘审李侍尧的管家赵一恒,向赵一恒严刑逼供,赵一恒奈不住痛楚,把李侍尧的所作所为一一向和珅作了交待。他把赵一恒交待的事项笔录下来,又命人召来了云南李侍尧属下的大官员,当着他们的面宣告了赵一恒的供述,那些原来忠于李侍尧的官员见和珅已掌握了证据。于是他们纷纷出面指控李侍尧的种种罪行,就连那些曾向李侍尧行贿的官员,也申明自己是被迫行贿的。和珅取得了实据,迫使李侍尧不得不低头认罪。和珅也因此被提升为户部尚书。案件审结后,李侍尧被判斩监候。

利欲熏心

李侍尧案审结后,李侍尧和他的党羽一大份财产被和珅私吞,加上乾隆的赏赐,和珅初尝掌握大权大财的滋味。四月,长子丰绅殷德,被乾隆指为十公主额驸,领受乾隆赏赐黄金,古董等等,百官争相巴结。和珅起初不受贿赂,但日子一长,和珅开始贪污、结党,形成一股大势力。[8]
  • 大兴文字狱
和珅初为官时,由于是向乾隆百般讨好,加上是年纪轻轻就官居要职,受到了一部分不满和珅的官员恶意对待。加上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正月发生的安明案,和珅被文官们轮番弹劾,令他对朝中文官怀有仇恨之心。更是后来文人派大多数被和珅残杀的原因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,和珅开始对文官实行报复。
和珅就任四库全书馆正总裁后大兴文字狱,把反对他的一部分文人派一律诬陷为“私藏逆书”、“禁逆不力”或针对作者本身的“多含反意”、“诋讪怨望”等作为谋反的罪证。[9]
和珅另外入翰林院任满翰林院掌院学士,与汉翰林院掌院学士嵇璜一起掌管翰林院,不过嵇璜年老力衰,主要事务大多为和珅代理。和珅从此控制科举制度,肆意从、秀才处纳贿,形成“价高者得”的一种交易。和珅更用此垄断朝廷士子,要中进士必先通过和珅的审核,如有“问题”者则除名,令乾隆末期的士子“几出和门”。[1]
  • 野心膨胀
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因为福康安于吉林贪赃枉法,乾隆四十五年又于广东贪赃枉法,又经常运用漕船私运货物。于是和珅暗中搜集证据,等待时机。乾隆五十二年(1787年),发生林爽文事件,和珅向乾隆帝进谗言,让福康安领兵攻打林爽文,命福康安为主将、海兰察为副将率绿营兵8000人对付林爽文号称50万的大军。乾隆帝准奏。同年十二月福康安抵台湾开始攻打林爽文,和珅党羽柴大纪又故意拖延福康安,福康安故杀柴大纪,但是福康安仍然费时一年零四个月才平定林爽文事件。
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七月,和珅把矛头指向阿桂之子阿迪斯,劾其贪赃枉法,逮解京城审问。和珅献上阿迪斯贪污所得金银八箱予乾隆观看,乾隆帝大怒,下令将阿迪斯发配伊犁充军,其父阿桂连坐,降二级留任。[11]
经过阿迪斯事件后,和珅陷害近半数武官,乾隆更下诏需要严加查办。不久后黄枚案爆发,阿桂是黄枚的义父,黄枚少时天资聪颖,很年轻就中了进士,当年任浙江省平阳知县,窦光鼐告发黄枚贪赃枉法,黄枚反告窦光鼐“刑逼书吏、恐吓生监、勒写亲供状。”窦光鼐欲以死相谏,和珅亦上奏乾隆黄枚贪污,并称阿桂有意包庇。乾隆下令彻查,结果是黄枚家财高达十二万两,黄枚贪污证据确凿,就地正法。大学士和珅、学政窦光鼐举报有功各升一级,领班军机大臣阿桂连坐,但因阿桂领军在外争战,于国家有功,不予追究。[12]
  • 镇压起义
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三月,属甘肃河州管辖的循化厅(今青海省循化县撒拉族苏四十三,因不满甘肃之官员贪污舞弊,欺压人民,率众起义,于河州围攻中杀死支援之杨士玑,起义军分兵从小道绕过清军勒尔谨部,直取首府兰州。兰州城只有八百守兵,一经交战,便损兵三百。乾隆皇帝惟恐兰州不保,遂命尚书和珅为钦差由京城赴甘肃,又命军机大臣阿桂督师,速调陕西、四川、新疆等地援军进剿。合共十几万军队入甘肃支援。十日后,巴彦岱率三万大军到达兰州城下,撤了陕甘总督勒尔谨的职,暂任陕甘地区军事指挥,组织军队反击叛乱军。
李侍尧到达后正式接任陕甘总督,只用四万军队把十万起义军打得溃败,分五路进军循化。二十日后,和珅到达海兰察部,发现海兰察部已经击败起义军,于是下令分四路进军,但是四路军中对于和珅这位拍马屁起家之长官多有不满,于是海兰察、图钦保出征,海兰察绕山而进,歼敌军伏兵。但是图钦保则被困于山中,最后被围困而死。和珅此举更增加了诸将之反感,数日未曾再出征。
再过数日军机大臣阿桂领十万大军到达,阿桂问和珅为何战败,和珅推搪诸将不听调遣,阿桂说:“是宜诛!”次日,阿桂下令集合,一会儿军队就全部集合,他马上反问和珅:“诸将殊不见其慢,当谁
乾隆南巡图卷 乾隆南巡图卷
诛?”和珅语塞,知道这是诸将有意为难,只得闭上嘴,认错。阿桂正式接手最高统帅,十日后,李侍尧攻下循化,阿桂捕杀韩二个,苏四十三叛乱接近结束,和珅亦被调回京师,因指挥失败关系导致总兵图钦保战死,被停职处分。加上阿桂和海兰察等三十余将上书,奏请乾隆帝禁止和珅再度领兵。和珅知道此事后对阿桂结下不解之恨,直至阿桂去世。清乾隆四十六年五月丙午日清兵包围起义军据点华林山华林寺,清兵放火烧寺,起义军皆葬身火海,苏四十三在混乱中被杀,历时七十多日之苏四十三起义终告失败。
  • 控制商贾
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,和珅已经成为了朝中四大势力之一,四大势力分别是以阿桂为首的武官派、以刘墉为首的御史派、以钱沣为首的反对派、以和珅为首的贪官们。和珅并不急于和他们争斗,他将自己的触手伸向商人和犯罪集团手裹。和珅迫令商人们臣服于他,假如不臣服便会遭到犯罪集团灭门。浙江富商曾氏,因拒绝交和珅的帮费竟在一夜之间,全家被杀金银财宝全部被掠去。对外称被强盗抢劫,后来被御史平反。和珅因此得到了庞大的利益,亦因此有了资本进行政治斗争。[13]
  • 随驾江南
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正月,二十一日,乾隆帝从京师出发,开始第六次南巡。和珅在第五次南巡时亦有随行,但这次和珅的势力与几年前倍增数倍,更由于和珅下令各府进献资金,国库未曾花一毛钱便完成南巡的准备。所以乾隆帝下令和珅南巡时站在自己旁边,以显示其功绩。[2]
  • 大权独揽
乾隆五十三年(1788年),和珅将大部分朝中反对势力打倒,独揽大权。主要敌人阿桂和福康安长年在外。朝中只有王杰范衷钱沣在与和珅进行政治斗争。但和珅党羽布满全国,对比起来拥有绝对优势。
和珅的亲信十分多,其集团骨干成员有:和琳李侍尧福长安苏凌阿、国泰、伊江阿伍拉纳、蒋锡棨、毕沅汪如龙吴省钦吴省兰兄弟等人。[14-15]
  • 铲除异己
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,和珅创立议罪银制度,假如官员犯罪,可通过交纳一定的银两来免罪。而所收银两收入内务府库,供乾隆运用。不过内阁学士尹壮图对此制度作出弹劾。于是乾隆帝下令户部侍郎庆成带领尹壮图视察,不过为免扰民,必须在将到某地时通知当地官府,所以尹壮图所到之处都张灯结彩,人民安居乐业。以致尹壮图到了山西太原后即上奏:“仓库整齐,并无亏缺,业已倾心贴服,可否恳恩即今回京待罪?”不过朱批道:“一省查无亏缺,恐不足以服其心,尚当前赴山东及直隶正定、保定等处。”最后尹壮图当然什么也查不到,都察院下令:“移会内阁稽察房查照。奉上谕,尹壮图前奏各省多有亏空。经令庆成盘查实系尹逞臆妄言虚词欺罔。尹壮图著革职,交与庆成押带来京交刑部治罪。”廷议处斩,最后乾隆以“不妨以谤为规,不值加以重罪也。”免去了尹壮图的死罪。[16-17]

权倾天下

嘉庆元年(1796年)福康安在镇压苗民起义时死去。
嘉庆二年(1797年)十月,领班军机大臣阿桂去世,朝中只剩下刘墉董诰两个暗中反对和珅。乾隆帝已经进入垂暮之年,他上朝时命令和珅站在他和嘉庆的旁边,因为只有和珅才听明白乾隆在说什么。所以每天上朝满朝文武三跪九叩后,和珅就等同摄政,满朝文武上奏什么,他就“听取”乾隆说话,自己下判断,把持朝政,因此清人都称和珅为“二皇帝”。而坐在一旁的嘉庆没有实权,真正握有实权的是和珅和乾隆。
乾隆、嘉庆两帝的人身自由受到和珅很大的限制,因为无论是太监、官女或者是亲信官员都有可能是和珅派来的间谍。嘉庆侍读吴省钦、吴省兰兄弟就是一例。
和珅并且能掌握官员的生杀大权,所以刘墉装老,董诰装傻来瞒骗和珅,但是两人仍被和珅一党孤立。就连嘉庆也得小心行动,因为和珅曾在即位初期赠予嘉庆玉如意,所以嘉庆写下《咏玉如意》数首,故意扔给太监小德子。小德子便将《咏玉如意》献给和珅,和珅看后即笑说:“嘉庆不足以与我斗智谋!”但是嘉庆仍不放心,下令和珅除了公开场合外,不需行三跪九叩之礼。又称赐和珅良田美宅,奴仆婢女。就连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去世,嘉庆亦不能流露感情,七日之内嘉庆每天焚香三回,就连眼泪亦没有流。和珅倒台后,嘉庆写他当时恨不得立刻斩了和珅。和珅权大欺主,所以英国使臣马戛尔尼于回忆录写:“许多中国人私下称和珅为二皇帝”。

狱中自尽

和珅画像
和珅画像 (2张)
嘉庆四年(1799年)正月,太上皇乾隆驾崩[18] ;正月十三,嘉庆帝宣布和珅的二十条大罪[19] ,下旨抄家,抄得白银八亿两。乾隆年间清廷每年的税收,不过七千万两。和珅所匿藏的财产相等于当时清政府十五年收入。时人称“和珅跌倒,嘉庆吃饱”。正月十八,廷议凌迟,不过,固伦和孝公主刘墉等人建议,和珅虽然罪大恶极,但是毕竟担任过先朝的大臣,应改赐和珅狱中自尽。最后赐和珅在自己家用白绫自杀。[1] 其长子丰绅殷德因娶乾隆帝第十女固伦和孝公主,得免连坐。为防止有人借和珅案进行报复,刘墉向嘉庆帝建言应避免案件扩大化,妥善做好善后事宜。结果,在处死和珅的第二天,嘉庆帝发布上谕,申明和珅一案已经办结,不大规模地牵连百官,以安朝臣之心。[20-21]

主要成就 编辑

政治

和珅在清朝的外交事务担任重要职位,英特使马戛尔尼对和珅的外交十分赞赏。和珅初为官时,精明强干,为政清廉,通过李侍尧案巩固自己的地位。乾隆帝对其宠信有加,并将幼女十公主嫁给和珅长子丰绅殷德,使和珅不仅大权在握,而且成为皇亲国戚。随着权力的成长,他的私欲也日益膨胀,利用职务之便,结党营私,聚敛钱财,并用贿赂、迫害、恐吓、暴力、绑架等方式笼络地方势力、打击政敌。此外,和珅还亲自经营工商业,开设当铺七十五间,设大小银号三百多间,且与英国东印度公司广东十三行有商业往来。成为后人所称权倾天下、富可敌国的“贪官之王”、“贪污之王”。和珅亦同时是18世纪世界首富,超越了同时期的梅耶·罗斯柴尔德。以嘉庆帝、监察御史钱沣、大学士刘墉、翰林院编修范衷、军机大臣王杰、户部尚书董诰和礼部侍郎朱圭为代表的朝中清议力量,曾多次弹劾和珅,但和珅均能化险为夷。[8]
虽然贪污是他的最大的过错,但他的才华还是应该得到认可。有人将他与刘墉纪晓岚并列为清乾隆时期三大中堂。虽然刘墉和纪晓岚均未入军机处,但刘墉官至体仁阁大学士(正一品),纪晓岚官至协办大学士(从一品),按职级标准而言,称为中堂是合理的。《清史稿》说“大学士非兼军机处,不得为真宰相”。故称为刘、纪为中堂还可以,宰相则不沾边了。他虽然聚敛,但他确实善于理财。前几任都因办不到,而被罢职。之后,由于要花钱办事,所以,还得靠和珅来弄钱。[22]

文学

和珅一生读书甚多,清史载和珅喜读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春秋》,精通四书五经,他早年对朱熹的理念十分认同。虽然后来信奉现实主义,不过闲时亦爱与文人墨客一聚。而且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红楼梦》,也是因为和珅才保留了下来。他常常与乾隆帝一起作诗,和珅对乾隆所作诗词的风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和珅为了迎合乾隆,下功夫学诗、写诗,并造诣很深。他偶尔会在乾隆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对诗文的研究,甚至闲暇的时候以“骚人”自居。和珅的诗合乎乾隆的审美趣味,乾隆很多时候就命和珅即景赋诗,以代替自己。在和珅的诗集《嘉乐堂诗集》中就有很多首是奉乾隆帝的命令所为,从中可以看出和珅书法之造诣。[21]

轶事典故 编辑

千叟宴

乾隆帝举办过三次千叟宴:第一次在乾隆五十年(1785年),因为老人们等待乾隆略久,导致菜肴凉冷不甚成功;第二次千叟宴由内务府总管和珅筹措,和珅改革旧式个人小火锅,发明今制大火锅加烟囱,热呼呼宴席让数千位老人吃得眉开眼笑,乾隆面子俱足;嘉庆元年(也作乾隆六十年,公元1796年)正月初四,乾隆为了嘉庆新登基为帝,于宁寿宫皇极殿再举办千叟宴,乾隆亲自召见九十岁以上的老人,并予以赏赐。是次千叟宴仍由和珅主办。

福字碑

福字碑 福字碑
和珅秘密地将康熙皇帝写给孝庄皇太后的福字碑从皇宫内偷出来,并安装在自己家花园内的假山洞中,假山修成龙形,依然存于该假山下的福字碑的‘福’字碑为康熙御笔之宝,隐于密云洞中,谓之“洞天福地”,纵观康熙皇帝亲笔所书的这个“福”字刚劲有力,颇具气势,右上角的笔画像个“多”字,下边为“田”,而左偏旁极似“子”和“才”字,右偏旁像个“寿”字,故整个“福”字又可分解为“多田多子多才多寿多福”,巧妙的构成了福字的含义,极富艺术性,且意味深长。更为珍贵的是碑的右上方,刻有康熙的玉玺以镇福,因此此“福”字被誉为天下第一福。[23]

古籍收藏

和珅颇好文史典籍,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任四库馆正总裁,后又任国史馆正总裁,充文渊阁提举阁事,其在职期间,多有文物古籍,或强取豪夺,或自己收藏,其藏书处有“致斋”,收藏颇有规模。颇有古书鉴赏水平,宋刻元椠,一眼即识。陈鳣经籍跋文》有其南宋刻本《礼记注疏》63卷,和珅跋文称:“余得宋椠本《礼记》,前有昆山徐氏、泰兴季氏收藏图章,后有惠定宇跋。其与监本、毛本增多,互误互异之处,考证详明。余复以毛本对校一过,一一吻合,洵为艺林鸿宝”藏书印有“大学士章”、“子子孙孙永宝之”、“致斋和珅”等。

与年贵妃

雍正皇帝的太子弘历,也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,有一次见到年贵妃,就被皇娘的美貌打动,他想调戏年贵妃,就从后面去蒙年贵妃的眼睛。年贵妃以为是哪个宫女戏耍,拿起梳子往后一挥,右臂贴近弘历前额。弘历急忙抓住年贵妃的玉臂,年轻美貌的年贵妃回头一看,见是风流倜傥的太子,就势倒在太子怀中。这一情景正好被弘历的母后和随行的宫女们看见。他母后想,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,会影响皇家的名声,说皇太子戏弄皇帝的妃子;这个女人一旦勾住了弘历的魂,说不定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来,直接影响儿子弘历继承皇位。他的母后为“杀一儆百,以绝后患”,就背着雍正皇帝,赐年贵妃三尺白绫自尽。
待弘历赶来之时,年贵妃已经自缢气绝身亡了。他抱着年妃捶胸顿足,连声说:“是我害了你呀!是我害了你呀!”年贵妃的贴身宫女上前跪下说:“太子,贵妃自缢前托奴婢转告太子一句话:二十年后在人间与你相见。”弘历听说此话,更加悲痛,他抚着年贵妃的脸说:“年妃,如果我们俩真的有缘份,二十年后相见;如果此生不能相见,来生一定相见。相见时以此为记。”说完,咬破中指,在年贵妃的额头上点了一记朱砂。
二十年过去了。当乾隆第一次见到和珅的时候,就发现和珅长得酷似当年死去的年贵妃,且额头上也有一块红记。乾隆忘情地连喊了三声“年妃”,希望“二十年后相见”之人能在和珅身上找到一点线索。乾隆问和珅:“你家里有姐姐妹妹吗?”
和珅的回答令乾隆十分失望:“回禀皇上,奴才家中只有兄弟二人,和珅只有一个弟弟叫和琳。”
乾隆失望之余,随口问起和珅的年纪,和珅的回答令皇上大为震惊──和珅出生的那一年,正巧是年贵妃死去的那一年。还有更巧的是,和珅额头上也有一处和当年自己点在年妃额头上的位置、大小、颜色都一模一样的朱砂记。于是乾隆认定和珅就是年贵妃转世,就把和珅留在了身边,以朝夕相伴,解除思念年贵妃之苦,同时把应给予年贵妃的恩宠加倍地给予和珅。和珅虽不明此意,但他善于曲意迎奉,讨好皇上,官也就越当越大。
以上虽然是野史,不能当作史实来看,但是乾隆喜欢年贵妃,而和珅长得酷似年贵妃应该是可信的。在北京恭亲王府(即和珅当年的府邸)里有一幅当年和珅和年贵妃的画像,画像里年贵妃和和珅确有几分相似。
但是年贵妃是不可能和乾隆有染的,年贵妃贵为贵妃,乾隆到宫中时15岁,年贵妃已经生病了。乾隆的生母也并非皇后,只是一名妃子——熹妃钮钴禄氏(孝圣宪皇后),根本不可能去动高高在上的贵妃。

受宠原因

1、和珅此人确实有才,他从官学毕业后考过一次科举,但落第之后就听从其岳父的意见去选了侍从,有一次乾隆用论语中一句话来下旨,虎兕出于柙,当时在场大臣都不明白什么意思,和珅启示说是皇帝要追究看守人的责任,被乾隆赏识。有一次就是乾隆在看《孟子》。天色已暗,乾隆看不清书上的注,就命和珅掌灯,当时和珅就问皇上是哪一句,乾隆告诉他之后,和珅就把书上的注全部背了出来。可见和珅有才是乾隆重用的一个原因。
2、据说和珅长相清秀,乾隆觉得其酷似因乾隆被处死的一个妃子,故而重用和珅。
3、和珅擅长拍马屁,在乾隆日益昏聩的老年,越来越听不进忠言,又好大喜功,自诩十全老人,认为自己能够及的上祖父康熙、父亲雍正,而和珅就用此来麻醉乾隆。而且,和珅知道乾隆深深地爱戴他的母亲。所以和珅就竭尽自己的一切解数来讨好皇太后,特别是在皇太后归天的时候,和珅不是像其他大臣一样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而是时刻陪在乾隆身边,痛哭流涕,一连几天,茶不思,饭不想,赢得了乾隆的好感。
4、和珅被乾隆重用初期,确实做过几件令乾隆高兴得事情,比如审判李侍尧,在乾隆心中留下了清正廉洁的印象。而且和珅在官学内苦读,掌握了汉,满,藏,蒙语,在关键时刻总能发挥作用,深得的乾隆喜爱。
5、和珅的敛财技巧炉火纯青,能为老年乾隆的无限制挥霍提供财源,在乾隆晚年几次下江南中,和珅的捞钱本领给乾隆带来了想不到的好处。和珅此人之所以深得皇帝的宠信,最重要的一条是揣测上意,能够时刻替皇帝赴汤蹈火,把皇帝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办,皇帝烦心的事情,和珅来办。久而久之,乾隆当然就把和珅当成自己的一部分了,当然会重用了。

绝命诗篇

嘉庆四年正月十八日,嘉庆帝派大臣前往和珅囚禁处所,“赏赐”他白绫一条,令其自尽。此时和珅一看到白绫,知道死期已至。他对自己惨淡经营一生,家业富比皇室,到头来落得个如此悲惨下场,不禁万分慨叹。这一次自己锒铛入狱,身陷囹圄,尝到了凄凉、冷清、饥饿、刑罚、痛苦等苦辣滋味。特别是正月十五日,正值元宵佳节,和珅自然而然想到往年家中欢欢喜喜,自己在众人侍奉下悠然自得、尽情享乐的情景,提笔作了题名为《上元夜狱中对月两首》的诗:
“夜色明如许,嗟令困不伸。百年原是梦,廿载枉劳神。室暗难挨晓,墙高不见春。星辰环冷月,缧绁泣孤臣,对景伤前事,怀才误此身。余生料无几,空负九重仁。”
“今夕是何夕,元宵又一春。可怜此月夜,分外照愁人。思与更俱永,恩随节共新。圣明幽隐烛,缧绁有孤臣。”
从上述两首诗中可以得知,和珅已经预感到自己的余生时间不会太长了,末日即将来临,伤感前事,发出几声悲鸣。他至死执迷不悟,觉得自己满身是才,“怀才误此身”,表现出一种“落花流水春去也”的无可奈何心情。
和珅看到白绫后,又提笔写下了一首绝命诗:
“五十年来梦幻真,今朝撒手谢红尘。他日水泛含龙日,留取香烟是后身。”赋诗完毕,和珅拿起白绫套在自己的脖子上,悬梁自尽,结束了自己的一生,终年50岁。但他留下的这首绝命诗,却耗尽了无数史家特别是附会者的心血。人们把此诗集中在和珅的前身和后身上,说和珅的前身是乾隆宠爱的妃子马佳氏,而后身便是世所不齿的慈禧太后。大意是和珅为了报仇,而化为女身来惑乱清朝,而要说惑乱清朝最巨的莫过于慈禧太后了。所以,众口相传,和珅是投胎变成慈禧太后了。自和珅死后,对其绝命诗的各种解释附会无不朝此方向发展,最终都是为了把和珅变成慈禧。这些说法虽属痴人说梦,但却也反映出人们对和珅以及后来的慈禧太后的憎恶。[8]

亿万家产

据《清朝野史大观·和珅家财》等野史记载,和珅总财产是“二十亿两有奇政府岁入七千万,而和珅以二十年之阁臣,其所蓄当一国二十年税(岁)入而强”。薛福成在《庸庵笔记》中提供的数额是二亿三千万两。副都统萨彬图力陈“和珅家产甚多,断不止此查出之数”,要求严刑审讯“和珅家掌管金银内账使女四人”,对和宅院附近进行挖掘,寻找“窖埋金银”以及查清和家帐本和各大银号,以求彻底查清。他的府邸装潢胜似皇家园囿,其华贵为其他大臣府邸所不及。和珅“跌倒”后,他的府邸被转赐给恭亲王,成为人们所熟悉的恭王府。由于清朝与现代的时间最接近,因此和珅成为中国史上最著名的贪官,乾隆五十五年至六十年的税收被和珅贪掉了一半;2001年,入选《亚洲华尔街日报》世界级富翁行列。

史书记录 编辑

1、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[3] [24]
2、《归田琐记
3、《乾隆起居注》

人物评价 编辑

乾隆《平定廓尔喀十五功臣图赞》:“于清文、汉文、蒙古、西番(藏文)颇通大意。”
乾隆《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图赞》:“承训书谕,兼通清汉。旁午军书,唯明切断。平萨拉尔,亦曾督战。赐爵励忠,竟成国干。”
乾隆注《平定廓尔喀十五功臣图赞》:“去岁用兵之际,所有指示机宜,每兼用清、汉文,此分颁给达赖喇嘛及传谕廓尔喀敕书,并兼用蒙古、西番字。臣工中通晓西番字者殊难其人,唯和珅承旨书谕,俱能办理秩如,勤劳书旨,见称能事。”
冯英廉:“机敏且善察言观色”;“相貌白杳而英俊,少有大志,他日前途不可估量。”
伍秉鉴:“和相为人穷奢极侈,以珠佐食,家中又以黄金为器。吾日进万两,仍不能望其项背。”
阿桂:“此欺上瞒下之辈,吾早晚必为国除之!”
于敏中:“此人奸险古来稀,吾欲除之而后快。惟其善测上意,宠冠诸臣,难以除之。”
薛福成:“性贪黩无厌,征求货财,皇皇如不及。督抚司道畏其倾陷,不得不辇货权门,结为奥援。”
朱珪:“珅早年好学,唯其为官后日渐贪婪,后手握权柄,挟百官于朝廷。不顾师生之谊,陷吾于不义,幸皇上(嘉庆帝)力保,吾始免一死,臣朱圭必肝脑涂地以报皇上。”“今珅已殁,吾惜其才致其入歧途。吾本欲与其一同为皇上效力,惜珅先吾而去,令吾感叹。”
吴熊光:“凡怀不轨者,必收人心,和珅则满、汉几无归附者,即使中怀不轨,谁肯从之?”
袁枚:对少时的和珅、和琳评价:“擎天兼捧日,兄弟各平分。”
马戛尔尼:称和珅为“中国首相”,称赞其是“成熟的政治家”。
《所闻录》:“清乾隆时,和珅当国,权倾一世”,“结党营私,道路侧目,朝士莫敢撄其锋者。”[25]

家族成员 编辑

妻妾

  • 冯霁雯,直隶总督冯英廉的孙女,冯氏与和绅生得二子。
  • 长氏:相府中人称二奶奶、二夫人。冯氏去世后被和珅扶正为妻。长氏与和珅有二女。
  • 吴卿怜:卿怜是王亶望的爱妾,是王亶望花了二万两白银在苏州买的歌女,王亶望暴露以后,和珅极想得到此女,可她先被京中的一位侍郎买去了。这侍郎听说和珅渴求此女,于是便把她赠送给了和珅。卿怜到了和珅府中以后,和珅家的内部事务都由她和太监呼图二人主持,外面的一切帐目报到和府中,则
    由卿怜一人主持整理,她把这些帐目处理得井井有条。
  • 豆蔻:东方美人,是扬州名商汪如龙精心训教的“进献美女”之一,嘉庆四年正月十八日,豆蔻得知和珅吊死的消息,悲痛异常,赋七律二首挽之,并以此自悼。诗成之后,豆蔻纵身从楼上跳下,追随和珅而去。
  • 纳兰:纳兰名为和珅的干女儿,实为和珅的相好。和绅本想把她娶过来,但一时改不了口,又怕人背后说三道四,于是就一直以干女儿相待。
  • 黑玫瑰:本是和绅陪皇上下江南时选送给乾隆的美女,乾隆年迈时,遣女子出宫,和绅拐了几个弯才把她接到府中。
  • 玛丽:西方美女。
  • 小莺和紫嫣:皇帝南巡到了江宁,和珅娶其在府中做了小妾[23]

子女

长子丰绅殷德。1789年,丰绅殷德与乾隆帝十公主固伦和孝公主成婚。历官御前大臣、护军统领兼内务府总管大臣,总理行营事务等。
次子:和珅的次子是和珅在40多岁才生的。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,所以也没什么名字。由于其悲痛万分,故提笔写了《忆悼亡儿绝句十首以当挽词》。
:钮祜禄氏,后嫁与康熙皇帝七子淳亲王允佑之孙贝勒永鋆。和珅死后,受到冲击,抑郁不得志。[1]

影视形象 编辑

年代
作品
饰演者
1990
《满清十三皇朝》
张振华
1996《宰相刘罗锅》王刚 
1997《嘉庆君游台湾》管乐
1998《大贪官和珅》韩青
2000-2009
《铁齿铜牙纪晓岚1-4》
王刚
2001《风流才子纪晓岚》施丹江
2001《皇宫宝贝》王绘春
2002《梦断紫禁城》王刚
2002《七品钦差刘罗锅》刘小锋 
2003《乾隆王朝》陈锐 
2003《倚天钦差》王劲松
2003《布衣天子》王刚
2004《乾隆与香妃》天明
2004《少年大钦差》曾志伟
2004《沧海百年》王刚
2004《大清御史》扬升
2005
《少年嘉庆》
王刚
2005《嘉庆传奇》何冰
2005《人小鬼大刘罗锅》姬晨牧
2006《铁将军阿桂》王刚
2006《红墨坊》魏宗万
2008《书剑恩仇录》任伟
2009《嘉庆君游台湾》岳跃利
2010《大内低手》秦焰
2014
《大清盐商》
胡明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  • 1. 和珅被赐死:查抄家产清单一览 .网易[引用日期2014-01-14]
  • 2. 清·梁章钜; 於亦时. 归田琐记. 台北木铎出版社. 1982年
  • 3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和珅,字致斋,钮祜禄氏,满洲正红旗人。少贫无藉,为文生员。乾隆三十四年,承袭三等轻车都尉。寻授三等侍卫,挑补黏杆处。四十年,直乾清门,擢御前侍卫,兼副都统。次年,遂授户部侍郎,命为军机大臣,兼内务府大臣,骎骎乡用。又兼步军统领,充崇文门税务监督,总理行营事务。四十五年,命偕侍郎喀凝阿往云南按总督李侍尧贪私事。侍尧号才臣,帝所倚任。和珅至,鞫其仆,得侍尧婪索状,论重辟,奏云南吏治废弛,府州县多亏帑,亟宜清厘。上欲用和珅为总督,嫌于事出所按劾,乃以福康安代之。命回京,未至,擢户部尚书、议政大臣。及复命,面陈云南盐务、钱法、边事,多称上意,并允行。授御前大臣兼都统。赐婚其子丰绅殷德为和孝公主额驸,待年行婚礼。又授领侍卫内大臣,充四库全书馆正总裁,兼理籓院尚书事,宠任冠朝列矣。
  • 4. 被赞为“成熟政治家”的和珅为何乾隆大丧日被诛 .凤凰网[引用日期2015-03-29]
  • 5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乾隆三十四年,承袭三等轻车都尉。寻授三等侍卫,挑补黏杆处。四十年,直乾清门,擢御前侍卫,兼副都统。
  • 6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命回京,未至,擢户部尚书、议政大臣。及复命,面陈云南盐务、钱法、边事,多称上意,并允行。授御前大臣兼都统。赐婚其子丰绅殷德为和孝公主额驸,待年行婚礼。又授领侍卫内大臣,充四库全书馆正总裁,兼理籓院尚书事,宠任冠朝列矣。
  • 7. 《清史稿·列传一百十七》
  • 8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: 御史钱沣劾山东巡抚国泰、布政使于易简贪纵营私,命和珅偕都御史刘墉按鞫,沣从往。和珅阴袒国泰,即至,盘库,令抽视银数十封无缺,即起还行馆。沣请封库,明日尽发视库银,得借市银充抵状,国泰等罪皆鞫实。会加恩中外大臣,加太子太保,充经筵讲官。四十八年,赐双眼花翎,充国史馆正总裁、文渊阁提举阁事、清字经馆总裁。甘肃石峰堡回匪平,以承旨论功,再予轻车都尉世职,并前职授一等男爵。调吏部尚书、协办大学士,管理户部如故。
  • 9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: 刻石经于辟雍,命为正总裁。时总裁八人,尚书彭元瑞独任校勘,敕编石经考文提要,事竣,元瑞被优赉。和珅嫉之,毁元瑞所编不善,且言非天子不考文。上曰:“书为御定,何得目为私书耶?”和珅乃使人撰考文提要举正以攻之,冒为己作进上,訾提要不便士子,请销毁,上不许。馆臣疏请颁行,为和珅所阻,中止,复私使人磨碑字,凡从古者尽改之。
  • 10. 《清史稿·列传一百五·阿桂》
  • 11. 《清史稿·列传一百五》:“(阿桂)遇之不稍假借。不与同直庐,朝夕入直,必离立数十武(步)。和珅就与语,漫应之,终不移一步。”
  • 12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: 御史曹锡宝劾和珅家奴刘全奢僭,造屋逾制,帝察其欲劾和珅,不敢明言,故以家人为由。命王大臣会同都察院传问锡宝,使直陈和珅私弊,卒不能指实。和珅亦预使刘全毁屋更造,察勘不得直,锡宝因获谴。逾月,授和珅文华殿大学士。诏以其管崇文门监督已阅八年,大学士不宜兼榷务,且锡宝劾其家人,未必不因此,遂罢其监督。部员湛露擢广信知府,上见其年幼,不胜方面,斥和珅滥保。又两广总督富勒浑纵容家人婪索,和珅请调回富勒浑,不兴大狱。京师米贵,和珅请禁囤积,逾五十石者交厂减粜,商民以为不便。廷臣迁就原议,上并切责之。五十三年,以台湾逆匪林爽文平,晋封三等忠襄伯,赐紫缰。五十五年,赐黄带、四开褉袍。上八旬万寿,命和珅偕尚书金简专司庆典事。内阁学士尹壮图疏论各省库藏空虚,上为动色,和珅请即命壮图往勘各省库,以侍郎庆成监之。庆成每至一省辄掣肘,待挪移既足,然后启榷,迄无亏绌,壮图以妄言坐黜。
  • 13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和珅柄政久,善伺高宗意,因以弄窃作威福,不附己者,伺隙激上怒陷之;纳贿者则为周旋,或故缓其事,以俟上怒之霁。大僚恃为奥援,剥削其下以供所欲。盐政、河工素利薮,以徵求无厌日益敝。
  • 14. 冯佐哲著,《和珅其人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07年
  • 15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 :廓尔喀平,予议叙,兼翰林院掌院学士。六十年,充殿试读卷官,教习庶吉士。时朝审停勾,情重者请旨裁定。和珅管理籓院,于蒙古重狱置未奏,镌级留任。又廷试武举发策,上命检实录。故事,实录不载武试策问,和?申率对不以实,诏斥护过饰非,革职留任。先是京察屡邀议叙,是年特停罢之。嘉庆二年,调管刑部。寻以军需报销,仍兼管户部。三年,教匪王三槐就擒,以襄赞功晋公爵。
  • 16. 《清史稿》:“各督抚声名狼藉,吏治废弛。臣经过地方,体察官吏贤否,商民培养皆蹙额兴叹,各省风气,大抵皆然,请旨简派满洲大臣同往各省察查望。”
  • 17. 《清史稿》:“川、楚匪乱,因激变而起,将帅多倚和珅,糜饷奢侈,久无功。”
  • 18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四年正月,高宗崩,给事中王念孙首劾其不法状,仁宗即以宣遗诏日传旨逮治,命王大臣会鞫,俱得实。
  • 19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朕於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日,蒙皇考册封皇太子,尚未宣布,和珅於初二日在朕前先递如意,以拥戴自居,大罪一。骑马直进圆明园左门,过正大光明殿,至寿山口,大罪二。乘椅桥入大内,肩舆直入神武门,大罪三。取出宫女子为次妻,大罪四。於各路军报任意压搁,有心欺蔽,大罪五。皇考圣躬不豫,和珅毫无忧戚,谈笑如常,大罪六。皇考力疾批答章奏,字迹间有未真,和珅辄谓不如撕去另拟,大罪七。兼管户部报销,竟将户部事务一人把持,变更成例,不许部臣参议,大罪八。上年奎舒奏循化、贵德二贼番肆劫青海,和珅驳回原摺,隐匿不办,大罪九。皇考升遐后,朕谕蒙古王公未出痘者不必来京,和珅擅令已、未出痘者俱不必来,大罪十。大学士苏凌阿重听衰迈,因与其弟和琳姻亲,隐匿不奏;侍郎吴省兰、李潢,太仆寺卿李光云在其家教读,保列卿阶,兼任学政,大罪十一。军机处记名人员任意撤去,大罪十二。所钞家产,楠木房屋僭侈逾制,仿照宁寿宫制度,园寓点缀与圆明园蓬岛、瑶台无异,大罪十三。蓟州坟茔设享殿,置隧道,居民称和陵,大罪十四。所藏珍珠手串二百馀,多於大内数倍,大珠大於御用冠顶,大罪十五。宝石顶非所应用,乃有数十,整块大宝石不计其数,胜於大内,大罪十六。藏银、衣服数逾千万,大罪十七。夹墙藏金二万六千馀两,私库藏金六千馀两,地窖埋银三百馀万两,大罪十八。通州、蓟州当铺、钱店赀本十馀万,与民争利,大罪十九。家奴刘全家产至二十馀万,并有大珍珠手串,大罪二十。
  • 20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: 诸劾和珅者比于操、莽。直隶布政使吴熊光旧直军机,上因其入觐,问曰:“人言和珅有异志,有诸?”熊光曰:“凡怀不轨者,必收人心,和珅则满、汉几无归附者,即使中怀不轨,谁肯从之?”上曰:“然则治之得无太急?”熊光曰:“不速治其罪,无识之徒观望夤缘,别滋事端。发之速,是义之尽;收之速,是仁之至。”上既诛和珅,宣谕廷臣:“凡为和珅荐举及奔走其门者,悉不深究,勉其悛改,咸与自新。”有言和珅家产尚有隐匿者,亦斥不问。和珅在位时,令奏事者具副本送军机处;呈进方物,必先关白,擅自准驳,遇不全纳者悉入私家。步军统领巡捕营在和珅私宅供役者千馀人,又令各部以年老平庸之员保送御史。至是,悉革其弊。吏、户两部成例为和珅所变更者,诸臣奏请次第修正。初,乾隆中命和珅改入正黄旗,及得罪,仍隶正红旗。 子丰绅殷德,尚固伦和孝公主,累擢都统兼护军统领、内务府大臣。和珅伏法,廷臣议夺爵职。诏以公主故,留袭伯爵。寻以籍没家产,正珠朝珠非臣下所应有,鞫家人,言和珅时于灯下悬挂,临镜自语。仁宗怒,褫丰绅殷德伯爵,仍袭旧职三等轻车都尉。嘉庆七年,川、楚、陕教匪平,推恩给民公品级,授散秩大臣。未几,公主府长史奎福讦丰绅殷德演习武艺,谋为不轨,欲害公主。廷臣会鞫,得诬告状。诏以丰绅殷德与公主素和睦,所作青蝇赋,忧谗畏讥,无怨望违悖;惟坐国服内侍妾生女罪,褫公衔,罢职在家圈禁。十一年,授头等侍卫,擢副都统,赐伯爵衔。十五年,病,乞解任,赐公爵衔。寻卒。无子,以和琳子丰绅伊绵袭轻车都尉。知 和珅伏法后越十五年,国史馆以列传上。仁宗以事迹疏略,高宗数加谴责,阙而未载,无以信今传后,褫编修席煜职,特诏申戒焉。
  • 21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 :论曰:高宗英毅,大臣有过失,不稍假借。世传敏中以高云从事失上意,有疾,令休沐,遽赐陀罗尼经被,遂以不起闻。观罢祠之诏,至引严嵩为类,传闻有无未可知矣。和珅继用事,值高宗倦勤,怙宠贪恣,卒以是败。仁宗尝论唐代宗杀李辅国,谓:“代宗为太子,不为辅国所谗者几希。及即帝位,正其罪而诛之,一狱吏已办。”盖即为和珅发也。
  • 22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和珅伏法后越十五年,国史馆以列传上。仁宗以事迹疏略,高宗数加谴责,阙而未载,无以信今传后,褫编修席煜职,特诏申戒焉。
  • 23. 兴华. 《和珅秘传》.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. 2009年.
  • 24. 《清史稿·卷三百十九·列传一百六》 甘肃撒拉尔番回苏四十三等叛,逼兰州,额驸拉旺多尔济、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、护军额森特等率兵讨之。命和珅为钦差大臣,偕大学士阿桂往督师。阿桂有疾,促和珅兼程先进。至则海兰察等已击贼胜之,即督诸将分四路进兵,海兰察逼贼山梁,歼其伏。贼掘沟坎深数丈,并断小道,不能度。总兵图钦保阵亡。后数日,阿桂至,和珅委过诸将不听调遣。阿桂曰:“是宜诛!”明日,同部署战事,阿桂所指挥,辄应如响。乃曰:“诸将殊不见其慢,当谁诛?”和珅恚甚。上微察之,诏斥和珅匿图钦保死事不上闻,赴师迟延,而劾海兰察、额森特先战颠倒是非;又谓自阿桂至军,措置始有条理,一人足办贼,和珅在军事不归一,海兰察等久随阿桂,易节制,命和珅速回京。和珅用是衔阿桂,终身与之龃龉。寻兼署兵部尚书,管理户部三库。
  • 25. 《所闻录》:“清乾隆时,和珅当国,权倾一世”,“结党营私,道路侧目,朝士莫敢撄其锋者。”
词条标签:
贪官 清朝 官宦 大学士 名人